{{ifh_ad_material}}
选择城市
奇点商业 > 市场观察 >巴塞尔画廊业调查:上半年销售大跌36% 线上交易量同比增近三倍

巴塞尔画廊业调查:上半年销售大跌36% 线上交易量同比增近三倍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09-28 11:49
{{ifh_ad_material}}

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日前联合发布了题为《新冠疫情对画廊行业的影响:2020年度中期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基于来自60个不同国家市场横跨所有营业额级别的795间现当代艺术画廊的反馈,著名文化经济学家、Arts Economics创办人Clare McAndrew博士的主笔团队针对美国、英国及中国这三大主要艺术市场,分析了今年新冠疫情在2020年头6个月对全球现当代画廊行业和高净值藏家造成的影响。

坏消息:销售大跌,裁员近半

疫情重挫画廊的销售显然是不言而喻的,有过半受访画廊都认为疫情带来的影响将在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延续。由于近93%的画廊从2020年1月至7月1日之间关闭了实体空间,报告显示上半年行业整体销售额平均下跌了36%。而不同地区之间的下跌还存在差异,例如:亚洲画廊的跌幅高于平均水平,下降了41%。其中,中国的画廊跌幅高达55%,而拥有较大型艺术市场份额的美国和英国的画廊表现与平均跌幅持平;来自南美(-15%)和非洲(-21%)的画廊则成为了受影响最少的地区。至于对下半年的预期,近80%的画廊都认为2020年全年总销售将差于2019年。

著名文化经济学家Clare McAndrew博士团队主笔最新艺术市场调查报告。资料图片

尽管画廊行业的就业结构一般十分稳定,但除了日常场地租金和参加艺博会的花销外,员工薪资一直是该行业中最大的成本之一,2019年平均员工薪酬甚至占到画廊经营总成本的26%。为应对疫情危机,今年有三分之一的画廊不得不选择暂时解雇或永久裁减部分员工。除了少数体量大的画廊外,大多数画廊平均拥有的雇员数为八人,但今年每间画廊的平均裁员数却高达四人;即使对于年营业额在25万至50万美元间的画廊,也有近40%的员工被解雇。Clare对记者分析:“裁员的背后意味着一系列连锁反应:画廊将十分专注于精打细算,他们或会有意识地选择会带来收入的艺术家和作品,在策展或活动举办方面也由于人手紧缺而异常谨慎。”此外,画廊的生意往往是基于员工与客户的私人关系,裁员也意味着将会失去一部分业务关系。她说:“说实话,我认为2020年最令人担忧的是持续消极的就业动态。销售量有波动很正常,但行业中的人失去了工作则很成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提到有一小部分来自亚洲地区(韩国、新加坡和日本)和澳大利亚的画廊,“逆势”增加了工作岗位。Clare解释,这或由于是上半年的出国限制,反而保证了藏家对本土画廊及其相关策展的关注和投入。尽管新冠疫情给画廊带来的压力仍会延续,但有四分之三的画廊预期,在今年剩余的时间内工作人员数量将趋于稳定。报告分析,这一方面侧面表现了画廊对今年下半年的销售持乐观态度;但另一方面也可能表明,许多画廊已经将人员结构精减到仅能维持日常运营的最少人数。

好消息:线上补位,年轻藏家更乐观

由于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为应对新冠而采取旅行限制,画廊的两大传统活动渠道——自己举办展览或外出参加艺博会——在数量和效果上也大打折扣。同比去年,画廊平均年内可举办的展览场数从七个紧急减少到四个;以艺博会渠道获得的销售量也从46%大幅收窄至16%。

在疫情之前,艺术市场对线上销售的模式多少还存在抵触情绪。但从今年表现看,数字化技术作为最佳补位选手,已成为画廊与买家建立联系的重要手段。各个级别的画廊的网上销售均呈现出明显的加速增长,为特殊时期提供了保证销售的渠道。数据表明,在接受调查的画廊中,今年上半年网上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37%,高于2019年10%的近三倍之多。其中新买家占线上销售的26%,另外74%为老客户。调查中,高达85%的高净值藏家也表示曾浏览过网上展厅,其中约40%通过这些平台购买过艺术品。

在2019年前的研究中Clare的团队就发现,在不确定的政治和经济环境下,很难让收藏家持续专注于购买艺术品。今年的疫情导致许多收藏家首先更为关注公共卫生、安全、社会和金融危机等议题,但从长远来看,藏家对艺术品市场的信心并未受到太大动摇。高达92%的藏家在疫情期间保持了艺术品市场的活跃度,购买了至少一件艺术品。而出手购买的藏家也较为阔绰,有56%的藏家花费超10万美元,其中16%的藏家甚至超100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总体而言,年轻世代的藏家似乎比婴儿潮世代的藏家在艺术市场的活跃度更高,对未来的期望也更为乐观。数据显示,59%的人认为疫情使他们增加了收藏的兴趣,这种感觉在年轻收藏者中尤甚,有70%的千禧一代认同这个观点。与之呼应,千禧一代在高消费人群中所占比例也最大,17%的人花费在100万美元以上,相比之下,仅有4%的婴儿潮年龄组藏家愿意这样做。Clare指出,在疫情封锁期间,千禧一代藏家中只有1%的人停止了与画廊的合作和沟通,但到婴儿潮组别中,该数据则高达40%。Clare分析:“乐观情绪与人们对局势的掌控感有关。年轻世代的藏家在复工复产中表现突出,因此对画廊业未来预期也会更为乐观。此外,在从小生活在数字化技术中的年轻藏家对从实体转移到线上的展销形式也感到更适应和自然,因此他们对艺术市场的未来感到更有把握。”

[责任编辑:朱思璇(PO359)]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ifh_ad_material}}
{{ifh_ad_material}}
关于我们

ABOUT US

商务合作

投稿、提供新闻线索请联系:

公众号矩阵
  • 奇点商业地产公众号二维码 奇点商业地产
  • 奇点商业资本论公众号二维码 奇点商业资本论
  • 奇点商业创新汇公众号二维码 奇点商业创新汇
  • 奇点商业店商公众号二维码 奇点商业店商
小程序
奇点商业
{{ifh_ad_material}}
百度